怎堪此生留白

晚上拿小号玩了把匹配,开场求生者三个佣兵动态头(摸摸护肘,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气息呢),监管者是厂长头。


一进游戏,果然,除了我用的医生(刚玩完联合TAT被捶成狗),另外两个小可爱用奈布(除了自己玩佣兵,我真的挺久没看见过佣兵了,相当激动吖)


本来我想着用医生奶奈布,但是上等人真的不太习惯溜鬼哎,这时候有一个小天使把奈布换成了医生,我就愉快的换成了魔术丝儿~这个时候屠夫先是从小丑拜访改成了杰克,然后医生说了一句“就知道会放佣兵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”


其实到这里我已经觉得有点儿不太好,因为我自己匹配的时候,不会因为对面杰克拜访就不顾阵容允许换成佣兵(虽然我吃杰佣啦ovo),也不会主动安利对面吃杰佣之类的,更不会主动送人头(还不是被大猪蹄子骗多惹QAQ),所以医生说这种话其实并不太好,但当时也没多想,就开了游戏。


游戏一开始其实挺好的,军工厂,监管者黄衣开场遇佣兵,后来看见我就追我了。这里真的怪我,我溜屠夫的时候没看见盲女在不远处摸佣兵,下意识往板区跑,暴露了盲女的位置(盲女小姐姐sorry),监管者转追盲女。


盲女溜屠嘛,大家懂的,厉害的特别厉害,但容错率很低,我不知道盲女小姐姐玩的怎么样,但可能是位置原因叭,还是倒了。盲女上椅嘛,大家懂的,救都救不下来啊,还是黄衣守尸qwq反正结果就是,还有两台机的时候,只剩下我和佣兵惹


期间我溜了一会儿,吃了一刀进无敌房,屠夫放弃追我转去追佣兵。佣兵原本就残血,吃刀倒地,这里开始,屠夫的操作就很emmmmm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“放水”,他没有挂佣兵(佣兵没有自愈),原地放血,我一点点蹭过去发现没有守,就把佣兵摸起来惹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然后我们把剩1/5的机子开完,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心跳,因为佣兵残血没来得及摸,我就选择让他先走,我留在板子边,等屠夫过来,不知道屠夫是没看见还是“放水”,没追我们中任何一个,自己拖着大触手在墙那边绕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我就愉快的找到了正在无敌房修机的佣兵开完了机子


开大门的时候我和佣兵一人一边,免得运气不好团灭qwq我开完门的时候,屠夫打倒了佣兵,奈布小天使让我快走,我想着自己一个人出去也是输,还不如偷偷回去,大不了两个人都凉(事实上证明我的选择没错哇)。于是我依旧选择一点点蹭过去,屠夫没有守尸,而是在我开的大门和佣兵之间巡逻(呸臭男人,想四杀)我卡他视角,他没看见我,可能觉得找不到我,屠夫拎起佣兵打算挂三板的椅子,然后我在他通过板子的时候下板(三板靠近小木屋的板子)——嘻嘻魔术丝儿成功救下奈布小可爱~然后我们就愉快的一起跑出了庄园_(:ᗤ」ㄥ)_多亏了佣兵的自带搏命,足够他跑到门口惹








赛后屠夫和我们两个之间的对话如图没打码的魔术丝儿是我啦)


说实话,我没想到能平,因为当时场上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还有两台机子,也不是什么高端局,我也不是人皇qaq不过我觉得最后平局大概归功于我们没放弃,屠夫太贪心,也许还有他自己说的“放水”?(呸臭屠屠,谁让你不守死,翻车了还给自己找借口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)


开玩笑开玩笑,多谢屠夫放水,让我们这两个不肯放弃的人钻了空子ovo(鉴于赛后他针对佣兵,我觉得我们这个空子真是时候嘿嘿)










接下来是阅读理解时间——以上经历告诉了我们一个什么道理?


答:①不要在游戏的时候,向屠夫安利cp或者安利奈布小天使(当然屠屠名字里明显奈吹或者杰佣或者其他cp可以适当放宽指证,不过大猪蹄子太多啦,大家还是认真游戏叭),吃cp上老福特或者围脖专业cp集中地,圈地自萌!


②不要放弃,万一见鬼了呢/屠夫失误了呢/欧洲人了呢?


③奈布是小天使,请在玩他的时候,表现出正义、勇敢的一面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不要大意砸板砸洗屠屠们,我们是为了团队而在战斗!(当然屠屠明显佛系就别欺负他们惹乖乖被抱/修机惹ಡ ﹏ ಡ来自一个被小天使砸过无数板子的孤寡杰)


④祝刚刚遇见的黄衣之主生活愉快!永远遇不到奈布小天使!遇到了也皮的他头发发麻!










本人深知自己文字渣,谢谢能耐着性子看到这里的宝贝们( ◞˟૩˟)◞


毕竟只是想把这个经历分享给大家




如果那场匹配里的小伙伴也逛老福特的话


emmmmm盲女姐姐对不起qwq医生姐姐对不起没说坏话qwq奈布小天使好好写作业哎qwq屠屠生活愉快感谢放水以后放水谨慎小心翻车嘻嘻qwq

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结局

背景是夕阳红1.0和夕阳红2.0(捂脸)

还是HE最好了~~


    阿诚一下睁开双眼,缓缓吐出一口气。眼前一片黑暗,他意识到,自己从一场梦境中挣脱而出了。

    抬手摸了摸额头,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睡在他身边的明楼听见动静,伸手打开了台灯,坐起身,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诚也坐起身,靠在明楼的怀里,下意识摇摇头:“没什么,大哥,只是做了个梦。”...
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完结章

哎哎哎,这就完结了啊,撒花~完结得太突兀,我自己都觉得不太自然(哭)喜欢的亲们给个爱心,不喜欢的亲们记得要轻拍作者哦~

上文——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一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二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三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四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五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六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七...
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七

接下来是大哥的日记了~私以为大哥的日记应该更深刻、更富有哲理,但是作者的脑力不够了,就凑合着看吧(哭)不喜轻拍~~

上文——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一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二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三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四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五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六


    X年X月...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六

恭喜您成功触发隐藏副本『真·阿诚哥的下落』!

系统提示:前方有小虐,请提前备好强大的心脏一颗!

上文——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一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二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三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四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五


    汽笛长鸣,阿诚又一次坐在火车的座位上。...
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五

往事开始上线~作者文笔渣兼历史渣,有写的不好和不对的地方请尽情指正哦~

食用愉快~

上文——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一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二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三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四


    阿诚又一次接到医院的电话,赶到医院时,护士们正推着床往手术室送。

    明先生躺在床上,脸色灰白得难看,嘴里念叨着什么。...
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四

CJY上线~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个人物,但我觉得她还行了,就让她打个酱油呗~

食用愉快~

上文——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一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二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三


    阿诚拎着汤进屋时,病床边坐着一位很有仪态的老妇人,坐姿很端正,穿着整洁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正和明先生说着什么事,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笑。

    听见开门声,两个人都朝门口望来。...
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三

阿诚喝了儿童成长药水,“嗖”一下就长大了(认真脸)

玉树临风诚上线~~

前文在此——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 一    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二


    正在政府办公室写文件的阿诚突然接到电话,放下电话后马上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如今的阿诚早已由懵懂无知的十岁少年长成了玉树临风的青年,凭着自己的实力进入政府办公室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文秘。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,当时他兴奋地将自己想进入政府工...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二

接上文~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 一


    阿诚和隔壁那位奇怪的明先生不知道怎么的就熟起来了。

    阿诚下了学从明先生的门前走过,明先生招招手,让他进屋。

    明先生是个很有学问的人,阿诚早就知道,所以他也很乐意待在明先生的书房,被层层的书包围着写作业,好像那样就能染上一身书香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候明先生就坐在小沙发上,拿了本书慢慢看。他的目光一向是凌厉的,即使隔着金边眼镜也让人不敢直视,唯独在低头

【楼诚】夕阳红3.0 一

之前发过一部分啊(^-^)但是写着写着就不像短篇了,原计划三章完结也不可能了(`Δ´)看过的童鞋们就跳过吧~~

顺便安利夕阳红1.0夕阳红2.0~~不喜轻拍哦(笑)

食用愉快~~~


    阿诚放下手中的笔,抬头看了看窗户外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隔壁的小楼住进了一位奇怪的老先生,头发花白、眉目严肃,穿的整整洁洁、一丝不苟,平日里安安静静没什么动静,也不曾与邻里来往。

    阿诚只见过他两次,一次是清早上学时,老先生正站在大门边拿报纸...

【楼诚】夕阳红2.0

老年梗,一发完,不喜轻拍~~

建议先食用前篇——夕阳红1.0

看文愉快(笑)


    冬月的清早,街上开始热闹起来,叫卖声顺着冷风蔓延开来。
    阿诚拎着菜篮子在人群中艰难穿梭,心里琢磨着中午的菜单。突然想起没有买花生酥,转头就向糕点店走去。
    糕点店的老板已经认识这个高高瘦瘦、穿着整洁的老先生了,热情地招呼:“明先生,今天买点什么?”
    阿诚笑着说:“称两斤花生酥,还有半斤核桃酥。”
   ...

【楼诚】夕阳红 (甜 一发完~)

楼诚的老年梗

文笔渣,请见谅;历史渣,考究党轻拍*^_^* 

食用愉快~
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过来,照在矮几上随意放着的一份报纸上。报纸上放着一副眼镜,阳光经过镜片的折射,在灰白的墙上印出耀眼的光彩。

    眼镜的主人单手撑起脑袋,正靠着小沙发歪头小憩。

    阿诚买完菜回来,开门进屋,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。不由得放轻脚步,静悄悄地合上门。

    明楼昨夜贪恋书页,熬夜多看了几章,想来是累...